西安巴厘岛女子SPA高端会所提供:专业西安女子SPA,西安异性SPA,西安男按摩师,西安男技师上门,西安巴厘岛SPA,西安夫妻SPA推油按摩

西安女士SPA|西安异性SPA男技师|西安巴厘岛会所

西安女士SPA|西安异性SPA男技师|西安巴厘岛会所


健康资讯

痴迷健康饮食的人,凭什么鄙视吃货

作者:日期:2021/4/13 14:33:35阅读 7

研究表明;“健康饮食痴迷”对身体和精神的伤害不亚于厌食症.

很多“健康饮食成瘾”都伴随着“运动成瘾”;这两种“成瘾”叠加造成的伤害可能会翻倍.

那么;什么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呢?文末大抽奖可能会给你一个参考答案.

“不减肥;还是准备减肥”几乎是这个年轻人的座右铭.

他们的饮食焦虑有多重?看看美食博主的评论版块就知道了.

在一个博主晒“猪油换面”的微博下,有人追着评论:“都是胆固醇!碳水化合物炸弹太可怕了!”一连串的感叹号,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们皱眉拒绝的表情。

当代社会动物吃碳水化合物总有一种罪恶交加的狂喜。/《一起用餐吧》

作为身体焦虑的副产品,将日常食物转换成化学术语和卡路里指标已经变得很流行:

米饭和面条是碳水化合物;肉是动物蛋白,豆是植物蛋白。油要分三六等。植物油是不饱和脂肪,好油;动物脂肪是饱和脂肪和坏油;当然好油和坏油是有层次的,OMEGA-3脂肪优越,氢化油最差.

对食物成分好坏的判断直接影响每餐吃什么。决心不沾“有害”成分,也要数“有益”成分。有些人甚至成了“野生营养师”,满嘴美味,一眼就能判断出营养成分和含量。

我能吃几个菜,吃几口,我也清楚的知道,我永远不能贪。

过分追求健康饮食是可以理解的。不断学习和了解营养知识,注重营养搭配,也是现代饮食观念的一种提高。

然而,随着对“健康饮食”的痴迷,人们对食物格外关注,以至于想得太多,忘记了为什么要吃。这种状态会引起警惕。

2007年,美国医学博士史蒂文布拉特曼(Steven  Bratman)提出了一种新的进食障碍——“保健食品痴迷症”。

顾名思义,这种进食障碍与贪食症、厌食症有很多相似之处,在一定程度上是有进食障碍的。

而厌食和暴食症则侧重于食物的“量”,而“保健食品执念”对食物的“质”有着超乎寻常的要求。

吃饭带秤的女明星一夜之间成了网络少女崇拜的对象。/《三星营养午餐》

吃与不吃,纠结中失控

“病从口中来”是一句警醒的话,但在一些人的生活中,却成了诅咒。

为了健康完美的饮食,他们可能每天要花三个小时来决定吃什么。碳水化合物、维生素和蛋白质的搭配中反复称重,为了准确起见,甚至在各种应用程序中使用秤和计算器来计算卡路里和营养成分。

而同龄人还在纠结吃什么剧,在苦苦思索吃什么。食谱就像药方,味道无所谓,“功效”最重要。

即使是9到6岁的上班族,也应该尽力执行严格的饮食计划。他们早上可能会早起做午饭和早饭,因为在微波炉里咬隔夜饭是不能接受的。有些人甚至带着一个小电饭锅去上班,只是为了在办公室做一顿新鲜的午餐。

有条件拿电饭煲上班,和爱吃午饭无条件来回通勤。/《校阅女孩河野悦子》

如果有一天你不由自主地吃了“不健康”的食物,你会陷入极大的自责。接下来的几天,我开始实施自虐饮食计划。

“吃”绝不是一种享受,甚至不再是一种自然的东西,而是一种伴随着随时可能崩溃的焦虑的挑战。

他们的食欲几乎被理性抚平,只想不断从各种渠道吸收营养知识。但这造成了恶性循环。知道的越多,每天能吃的就越少。因为普通食物的食材总是有利有弊的,而且总是盯着后者。

去超市也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。食物成分表必须仔细研究。有些食材,比如糖,一定不能出现在配料表的前五位;营养成分表也很重要,脂肪、胆固醇、钠等营养素一定不能超过心理预期。

餐桌可以小,营养绝对不可或缺。/《校阅女孩河野悦子》

至于什么是临界值,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。其实每个“保健食品执念”的患者对“健康饮食”的定义都不一样。

在伦敦接触过“健康食品痴迷”的营养师Rhiannon说,有的人只喝某个牌子的矿泉水,有的人只吃新鲜的水果和蔬菜,甚至要求采摘的水果和蔬菜要在15分钟内落入胃里,有的人要咀嚼50次才能咽下每一口。

当然,“严于律己”不是最坏的情况,“严于律己”更让人抓狂。

在聚会和晚宴上,他们会像传教士一样,讲解各种菜肴的营养成分,语重心长地告诉你,如果吃了“不健康”的食物,会发生什么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看到“不健康”的食物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折磨。

哈,还有外卖明星不带爱心饭盒的?/《高考灰姑娘》

其他人甚至把吃饭提升到道德判断。

看到别人吃秃黄油拌饭,没错

此人频频SAY NO,不只对秃黄油SAY NO,也是对吃秃黄油的人SAY NO。

在他们心里,一个不能控制自己吃下什么食物的人,就是失败的人。

更有甚者,会因为担心无法控制摄入的食物,拒绝参加任何聚会。久而久之,因为对“身体健康”的不懈追求,总和别人 “吃不到一起”,这种僵化、恐惧和自我惩罚的生活方式,让“健康食品痴迷症”患者们越来越孤独。

痴迷“健康饮食”

真能带来健康吗?

毫无疑问,有“健康饮食痴迷症”症状的人,对健康都极为重视,甚至颇有研究。

但是,极端地执行健康饮食理论,比如绝对不碰糖类、加工食品之类的“垃圾食品”,只吃天然、有机、含优质蛋白的“健康食品”,甚至只吃素,真的能带来健康吗?

对“肥宅”来说,我能做到的最大克制就是要一杯无糖可乐,瞒天过海。/《生活大爆炸》

很可惜,在众多例证里,答案都是可疑的。

2014年,一向以健康示人,教大家如何健康饮食的instagram博主@the blonde vegan,发布了一则让人惊讶的消息,在看似健康的生活背后,她的健康状况其实已经变得糟糕,失眠、掉发、脸色差,甚至几个月不来月经。她患上了“健康饮食痴迷症”。

BBC曾经通过对比试验证明,所谓的“排毒食谱”根本比不上传统的正常饮食菜谱。/《健康饮食的真相》

这种疾病带来的不只是身体上的不适,还有心理上的折磨。

出于对食物的质量的格外重视,她经常不敢去餐馆,因为那里除了甘蓝沙拉,没有她愿意吃的东西;她经常站在冰箱前20分钟也无法决定吃什么,甚至开始对食物产生恐惧;每次吃了“不健康”的食物,就会非常内疚,开始惩罚自己,制定更严格的饮食标准。

事实证明,这种努力只是徒劳,并没能换来真正的健康。

意识到问题后,她开始寻医,在治疗过程中她逐渐发现,以前由“健康饮食”锻炼出的超人意志力,实际上只是典型的“健康饮食痴迷症”症状。

“健康饮食痴迷症”的英文为Orthorexia Nervosa,十几年前,发明这个术语的医学博士Steven Bratman,并没有想到自己发现了一种新型的饮食失调症,他只是遇到了一个“超级难题”,有许多吃得非常健康的人,身体出现了各种问题。

吃得如此健康、活得如此自制,“健康饮食痴迷症”患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蹲坑难受。/《未生》

在了解过程中他进一步发现,对于“健康饮食”的过度执着,最终导致病人营养不良,还伴有强迫症等问题。

但是,如何劝说一位严守“健康饮食”标准的人,让他认识到太过“健康”的饮食行为可能并不能带来健康,却不是一件易事。

苦苦思索后,Steven Bratman决定为这种症状起个专业的名字,帮助病人理解病情,在一位希腊学者的帮助下, “Orthorexia”被创造出来,这个名字来源于希腊语的“ ortos”和“ orexia”,翻译过来意为 “正确的饮食”。也就是过度痴迷于吃“正确的食物“,是对健康有害的。

尽管这一概念在十多年前就被提出来,但直到近几年,Orthorexia才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。如今,尽管Orthorexia还没有正式的诊断标准,但据美国国家饮食失调协会介绍,有研究显示 “健康饮食痴迷症”对身体和精神造成的伤害,一点也不比厌食症少。

而且,很多“健康饮食痴迷症”还伴随着“运动成瘾症”,这两种“成瘾症”叠加,带来的伤害可能是加倍的。

“吃不饱怎么有力气减肥呢”,也不是全无道理。/《家族的形式》

一项发表在《国际进食障碍杂志》的研究显示:

一些人为了增肌,遵循严格的食谱、避免摄入脂肪和碳水化合物,强迫自己过度训练,但很可能由此导致“肌肉导向型饮食失调”,在最极端情况下,会因为热量不足和过度运动导致心力衰竭。

意识到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开始,但要破除这种执念,谈何容易?

对疯狂追求“健康”的人来说, “健康“何罪之有?或许在他们心中,不能控制饮食和身材的人,并没有资格对极端自律的人评头论足。

吃饭,应该是一件享受的事

无论在社交媒体上,还是在超市里,“健康”都是食品的最佳广告噱头。事实上,这种健康营销由来已久。

20世纪初,美国保健食品先驱维克多 ·林德拉尔,喊红了一个影响至今的口号“you are what you eat”(你吃什么,你就是什么)。

后来,他还开发了一种低碳水化合物的减肥餐:严格控制碳水摄入,只吃一丁点儿面包或面食,取而代之的是高蛋白食物,比如鱼肉、鸡蛋或者坚果,再加一些纤维类蔬菜。

经济学有个名词叫供需关系,为了卖掉产品,专家会发明一个需求,告诉消费者:你需要它。比如,为了减肥而热卖的各种减肥餐。/《三星营养午餐》

这个配方,几乎与如今充斥在社交媒体上的“减脂瘦身餐”一模一样。只不过很多人不知道,“低碳水化合物”这样极端的饮食形式,最初是作为治疗癫痫的药物性饮食而出现。

没有想到,这种吃法后来被各种名人发现,拼命宣传其减肥效应,从此在普通人的生活里流行起来。审美观越来越骨感,对碳水的友好度就愈来愈低,不知不觉间,碳水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事物。

有趣的是,在2018年,“低碳水饮食”被英国饮食协会列为“最应该避免的五大名人饮食习惯”之一。

拒绝碳水的拥趸们,不如来杯蔬菜榨汁吧。/《三星营养午餐》

喊出“you are what you eat”的口号后,林德拉尔尝到甜头,继续出版了一系列饮食书籍,比如《通过食物赢得健康》(Win Health Through Foods)、《卡路里倒计时》(CalorieCountdown),当然,这些著作很快引来批评声,美国营养学家弗雷德里克·j·斯特雷,就把《卡路里倒计时》列入营养学庸医书单之中。

斯特雷在《100%的天然、纯有机、不含胆固醇、巨量维生素、低碳水化合物的营养骗局》里就写道:“时尚饮食书籍作者的版税总计数百万美元,其中包含许多毫无价值甚至有害的建议。”不仅如此,他们还在“危险没有被证明”的情况下,“恐吓”人们,让人们对一些食品产生恐惧。

现代人的“健康饮食观”大都是被教育出来的,至于教育者背后的动机,究竟有几分是医者仁心,有几分是商业利益,就很难说了。

专家的话不能全信,是小时候爸爸妈妈就教会我们的道理。/《三星营养午餐》

2016年,一位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研究人员发现,制糖业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,就资助三名哈佛科学家,请他们在发布于医学杂志的文章里,最小化糖与心脏健康之间的联系,多说饱和脂肪的“坏话”。

而今天规律化的饮食,或许可以追溯到“一日三餐”的生活方式,而这很可能是现代工业化的结果。

按照纽约大学食品历史学家Amy Bentley 的说法,因为工业化,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了正规的劳动力市场,孩子被送去学校,主妇开始上班,大家都是中午和晚上休息,一日三餐才成为全世界大部分人的饮食习惯。

没想到的是,今天中产阶级的饮食健康理论,要么将“一日三餐”升级为“一日多餐”,每一餐多了无穷无尽的讲究,要么进行断食甚至辟谷,对人类的生物本能反其道而行之。

“好好吃饭”这件简单自然的事情,正变得越来越复杂,人们对吃饭这件事赋予了太多“健康”的责任,但健康其实是一个复杂多元、伴随终生的大工程,饮食不过是其中一环,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一环。

下班回到一个人的出租房,哧溜一口美味碳水,还有什么烦恼是不能解决的呢?/《家族的形式》

试想,当职场内卷越来越把年轻人钉在各个系统里,当城市里的健身运动场所依然得不到更好的修建与维护,当户外运动被视为没事添乱的洪水猛兽,大家却指望吃点全麦面包、青菜沙拉就能实现健康,不仅仅有点可笑,也有点可怜。

法国哲学家伊曼努尔·列维纳斯说过一句话:“去散步就是要去呼吸清新的空气,不是为了健康,而是为了空气。”

饮食也是如此,人们选择可口的食物,其实不是为了健康或是生存,而是为了享受食物本身,正如生活的最终目的是享受生活。适当享受美食,同时追求健康,从来不是一件互相违背的事情。

连美食也无法享受,不能不说是人生一大遗憾呢。


?